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居酒趣


□ 王充闾



从前的读书士子,走“学而优则仕”的路子,需要尽心举业、应酬世务、干谒公卿,以实现其位登台省、入朝问政的夙愿。这一切,自然都脱离不开目迷五色、市廛繁华的都会,就是说,必须住在城市。但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从抒展性灵、追求闲情逸致这种文人的天性来考虑,他们又觉得,山水园林更是富有诗情画意的理想中的乐土,即使单就生活环境的恬适来讲,山林也是令人心驰神往的。
两方面都不想放弃,怎么办呢?于是,便出现了一个“鱼与熊掌”二者兼得的精巧构思——关于“城市山林”的设想。在这方面,首先要提到明代的大书法家、大画家文征明。文氏家族在十五、十六世纪的两百年间,前后六七代人,一直在苏州醉心于园林——城市山林的营造与欣赏。文征明的曾孙文震亨,对于居住生活的空间艺术尤有独到的见解。在其所著《长物志·室庐》篇中写道:“居山水间者为上,村居次之,郊居又次之。吾侪纵不能栖岩止谷,追绮园之踪;而混迹廛市,要须门庭雅洁,室庐清靓,亭台具旷士之怀,斋阁有幽人之致,又当种佳木怪箨,陈金石图书。令居之者忘老,寓之者忘归,游之者忘倦。”这是对于宋代山水画家郭熙的“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的观点的出色的发挥。
文震亨的这段不长的话语,涵盖了三方面的丰富内容:一是列出居住地点的高下等次;二是说,如果不能寄形山水之间,也没有村居的条件,那就退而求其次——经营好城市山林,使这“具旷士之怀”、“有幽人之致”;三是准确地概括出最佳居所的三条标准,这一点颇具审美价值与实用价值。


这次,我们几位作家朋友应邀来到山西省的杏花村汾酒集团采风,着实地过了几日“村居”生活,尽情地体味到“诗意的栖居”的雅趣。这里多的是花香鸟语,绿树阴浓,阳光明媚,而少有城市的喧嚣、尘氛、拥挤,至于空气的清新、净洁,更非车水马龙、人烟辐辏的城市所可比并。
这里是酒的世界。不仅品类众多,什么“青花瓷汾酒”、“老白汾酒”、“竹叶青酒”、“玫瑰汾酒”,我难以一一列举;而且,环境也殊为隽雅,别致。“杏花村里酒如泉”,仿佛一切都和酒发生着联系,甚至连空气里都溢满了酒香。人们笑说,这里的麻雀也有三杯酒量。人,就更不必说了。这些耍笔杆儿的作家,尽管不能隶籍“酒中八仙”,暂时还评不上酒圣、酒神,但“高阳酒徒”还是大有人在的。于是,就酒阵频开,餐餐杯满,日日酡红,喧呼叫阵者有之,酒话联篇者亦有之。惟一的例外是我,由于酒量有限,从来不敢与人交锋,只能默默地在一旁作“壁上观”,看着三五朋侪觥筹交错,合尊促坐,或者“两人对酌”,“一杯复一杯”了。
偏偏我又作了十首《杏花村杂咏》的七绝,朋友们便以此为口实,说,“李白斗酒诗百篇”,哪有诗人不能喝酒的?我只好一个劲儿地摆手、摇头,至诚至恳地解释。开始时大家还有些不信,后来看我一日三餐中的汗颜、窘态,确认我实在疏于此道,也就作罢。但我自己终归免除不了尴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