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图画故事书中图、文交互关系研究


□ 张伟英 沙海燕

  内容摘要:图画故事书通常由图画和文字共同担任叙事功能,强调跨页整体视觉效果,在每一次翻页间产生如电影般的连续性效果,通过图、文交互作用来加强故事主题的艺术感染力,形成一个视觉欣赏和文字阅读相互交汇、融为一体的完整表现。图画故事书中的图画与文字各司其职,图画的线条、颜色描绘出文字所无法叙述的意境;文字的清晰语义表达又弥补了难以直观显现的思想及时空变化,所以图、文的交互关系研究是图画故事书创作中的难点。
  关键词:图画故事书、图画与文字、交互关系
  
  图画与文字在图画故事书中的交互关系设计类似于修辞手法中的“通感”,其实大凡优秀艺术作品的形式美都能在人们心理上造成联觉通感,以意象思维的方式在审美心理时空再造一个理想化的意义世界。图画故事书中图、文交互关系设计的独特性,即在于它以图画和文字的复合视觉表达系统组织视觉信息和讲述故事,它们相互阐释,用两种不同的符号语言表达故事信息,并最终形成一个浑然天成的整体。图画故事书的阅读不仅依赖读者对图画和文字两者本身的理解,还依赖于对两者相互交叉关系的理解,所以,采取何种方法,再创造性地综合运用图画和文字这两种艺术形式,使两者紧密地相互配合,形象地表现在“书”这种特定的载体上,是图画故事书创作的关键问题。
  通常情况下文字的阅读主要表现为线性叙述,叙述是随着阅读文本量的增加,沿着一定的先后顺序逐渐展开的,当文字量比较大时,它所传递的信息更为复杂,跳跃式阅读就很难把握文字所要表达的意义及内容主题,容易造成思维混乱。所以只有依靠读者耐心的累积点滴信息,来逐步形成对剧情的完整理解,但是当我们读完所有文字后,还可以反溯线性阅读过程,回想起我们所读的内容,进而掌握住文本整体的概念。
  
  图画的阅读则主要表现为非线性叙述,既灵活又生动,具有观看瞬间同时呈现整体的特质,无论从单张的、局部的,还是整体的画面,都能让我们很快融入故事特定的氛围中。我们对图画的观看往往是先从整体开始,当第一眼浏览过画面后,我们对故事情境马上会有大概的认识,然后视线开始随着绘者的设计引导而四处游走,对画面散点式的细节阅读诱导我们充分发挥想象力,寻找画面上各事物之间空间、颜色、区域的关联方式。所以一般来说文字阅读需要读者更多的认知水平因素,需以理性分析为前提进行,能顺利进入阅读的人群范围会有相应限制;图画的阅读相对文字会比较容易进入,其受众范围广,基本没有限制,并能轻松调动观看者情绪。
  但是,我们也应认识到图画与文字的表现固然有差异性,但若简单认定文字属于线性,而图画属于空间性,我们也许会失去更多创造的可能性。培利·诺德曼认为,好的文字其实在线性阅读中也会让读者产生整体印象,因为它既然能使读者在线性阅读中了解到整体的关系,其中就一定蕴含着空间感。好的图画不仅可以整体呈现物像在空间中一瞬间的定格状态,而且还能利用一连串序列的图画及翻页的连续性,以及画面景物、人物的改变等表达出时间的推移, 从而完成观者的线性观赏与诠释。
  由于图画故事书与纯艺术作品相比更重视信息传达性,所以图画书绘作者不仅要注重研究图画本体的双重性(即表面呈现的具象性和本质上的抽象性),以及当它处于特定表现载体——图画故事书中时,是如何发挥独特表现作用的,还应更深入地研究实验图画故事书中视觉元素叙事传情的方法。即进一步分析如何设计图画与文字的交互关系,并反复推敲如何有效控制其发生发展,最大限度地拓展故事主题的艺术感染力,着力探索图画故事书独特艺术表现的多种可能性。
  
  一、图画故事书中图画和文字关系可分为三类
  
  1、图文并行式叙述
  即图画和文字同时出现并能一一对应,描述相同的事情,故事实际上被文、图分别叙述了一遍。例如:文字是“David是一个九岁的男孩儿”,画面上就画了一个小男孩儿,即可形成基本的文图“对应关系”。
  2、图文互补式叙述
  即图画和文字同时出现并互为补充对方的描述,单纯看哪一方都不足以完整表达故事。例如:文字是“David是一个孤独的九岁男孩儿”,而画面的大部分为空白,只在很小的角落上画了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儿,虽然文字并没有提到他的朋友和家人,只是描述他是孤独的,那我们透过画面上小男孩在一大片空白中只占据了一个很小的角落,陪伴他的只有一本书,这种图像暗示就可以理解什么是“孤独”。反之,在图画里我画男孩儿与书相伴的状态,“孤独”的这种确切的画面感觉是由文字来点出的,这就形成了图文的“互补关系”,互相帮助对方延伸出更多的想象空间。
  3、图文交叉式叙述
  即图画和文字可能同时出现,也可能随着翻页递次出现,但两者所描述的事情并不一致,或者毫不相干甚至是对立的。即有时图画本身即叙述着故事,有时图画反映出故事的绝大部分而并非全部,文字比图画能更清楚更完整地表述故事,有时图画和文字又各自叙述着一个故事。如约翰·伯宁罕的《莎莉,离水远一点》,文字与图画说的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两个故事线是同时并行着的。“该书的第1个画面是一张单页:一个晴朗的日子,少女莎莉和父母一起来到了海边。文字是‘莎莉,水太冷,不适合游泳!’这是妈妈在劝说莎莉。但从第2个对页开始,文字与图画就分道扬镳了,不再叙述同一个故事了。你看,第4个对页,左面一页是妈妈和爸爸坐在椅子上,文字仍然是妈妈的唠叨:‘你可不可以小心一点,不要把新鞋子弄脏。’右面一页的画面,却是莎莉划着一只小船驶向了海盗船。第5个对页,左面一页妈妈和爸爸仍然坐在椅子上,文字也仍然是妈妈的唠叨:‘莎莉,不要打那只狗,谁知道它去过什么地方。’而右面的画面上,海盗正用一把剑逼着莎莉……文字与图画各说各的,一个故事也就发展成了两个故事——现实当中的故事和莎莉脑海中幻想的故事。在这两个故事之间,还存在一个潜在的、我们看不见的故事,就是现实当中莎莉的故事。比如说,当妈妈在那边唠叨个没完、而莎莉自己也沉浸在幻想里时,她在海边干什么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