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老了(组诗)


□ 夏 杰

  白发是盏灯

从一根到一撮到一堆

我看到一团黑,乌黑头发的

 黑

摸黑走在道上的黑,在黑黑

 的门口跳进屋里抱我的黑

田野里一个黑点的黑,眼前

 一黑的黑

父亲在米厂码头扛着牛毛一

 样的米包

走着牛一样的步子,嘴里衔

 着卷烟

烟像叹息,迅速掩埋进空气,

 谁都看不见

脊背在厚实,增高,肋骨也高

 高举起

试图冲出肚腩,进化成手

白发很想成为一盏灯,把看

 得见的黑都赶走

在很想笑的时候

却发现,残留的几点钻进了

 身体

这几点,比眼前一黑还黑

  稻草人

和电线杆一起拔出田野的空

 间

空空的身体,空空的血管

唯有一个支点装满对土地深

 深的爱

是啊,你本是收获的傀儡

谁能在饭碗里看见你流的血

现在又回到称为家,称为故

 乡的田野

想着什么,做着什么,受着什

 么

高楼与草淹没岁月

父亲拖着空空的肺管,看这

 个儿子

  星星好白

星星像一颗颗大米,像父亲

 的眼睛

夜就是他的脸庞

九月的风带来稻谷的口信,

 田垄上

蹲下的背影是把镰刀,语言

 闪着光

抚摸带着季节的感情慢慢延

 伸

这份寂静在村庄上空凝聚,

 准备

像父亲那时的咳嗽,在今天

 突然爆发

星星像一颗颗大米,像父亲

 的眼睛

只有我看得到

  责任编辑 白连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