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大学生“借腹”血泪


□ 曹峰峻


1

去年,曾爆出“成都一女愿借腹替人生子”的新闻。今年初,又有“成都一女重金租腹怀孩子”的新闻。近日此题材再度被“克隆”——“我替哥哥生了个娃,我能拥有对孩子的监护权吗?我还是她真正意义上的母亲吗?”刚坐了月子的一个成都妹子就这样毫无遮拦地在网上大发一通帖子。“这世界到底怎么了?”“他们到底想把人类弄得怎样?”网上一片“忧声习习”、“怨声载道”。
我们可能无力遏制这一现象的蔓延,但我们不能不面对这样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借腹生子究竟违不违法?它的存在对人类自然生存和发展有无危害?有什么办法能阻止它的危害……
隔着一道栅栏,24岁的杨芸穿着蓝横条“号服”靠着墙,斜倚在椅子上,一脸病恹恹的土黄色。她默默无语,双手抚摸着腹部,让人觉得她仿佛还在安抚躁动的胎儿憧憬着未来。
采访她之前,她通过监狱电话一个劲儿地对我说,她不是失恋,她是被人“借腹生子”!我说,这我知道。她却说:“你不知道,你说知道,那你说,现在我的孩子在哪儿?……”
今天,我来到她跟前,我听到她突然失控地嘶喊:“我不是失恋,我是被人‘借腹生子’!”
“这我知道,我还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你重病的爸爸,也知道你为了见到你亲生的儿子,为了捍卫你合法的权益,也为了洗刷你不尽的耻辱,你在绝望中失去理智走向犯罪……”
“我,我……我……”杨芸听了我的话,睁大眼睛极力想表白自己,可就是无法说出。
我将一杯水端在她面前对她说:“慢慢说,我想听听你的故事,我希望能从故事里得到一些可供人们思索的东西。”
她一个劲儿地点头,极力抹干眼边的泪迹。

2

1980年9月,我出生于安徽一个农村家庭。10岁那年,父母为逃避计生监督,变卖家产买了一条大船外出跑运输,目的是躲在外有条件养小孩。出去的第二年,妈妈就顺利地为杨家种出了“香火”。正当妈妈扬眉吐气而且财运到来名利双收之时,一场灾难夺去了她的生命。妈妈死于沉船事故。打捞出的船除去打捞费变卖后,还贷款还不够,加上计生罚款几万,我家债台高筑。鉴于这种情况,爷爷劝爸爸让我辍学,以后全力保弟弟上学。爷爷的意见遭到爸爸的极力反对,为了让我安心学习,爸爸借钱让我到小镇上寄宿读书。他在外打零工。
上高中时,村里和邻村有几个离婚的女人请人给爸爸说合,可爸爸一个也没同意。为了不辜负爸爸的恩情和期望,我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19岁那年,我果然不负重望,考上了苏州大学。开学的那天,我对爸爸说:“爸爸,你为了我牺牲了很多。现在我已经上了大学,等几年就能自食其力了,你不用再为我愁了。弟弟还小,你就找个伴成个‘家’吧!”爸爸听后泪流满面地对我说:“小芸,有你这句话,爸爸就知足了。可爸爸心里只有你妈妈还有你和你弟弟,容不下其他人,只要你和你弟弟日后成人有出息,我比什么都满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东方剑》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东方剑 Tags:借腹生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