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知所爱(中篇小说)


□ 牛维佳

  贾永的梦一说出来,我简直不敢相信:头天晚上他梦见久美和他做了那种事…...事情发生在1971年的春天,在那个纯得发白的年代,对于一个十四五岁的中学生来说,虽然是做梦,也够得上流氓的标准了!

  起初我以为他就是和我一个人说了,不会傻到再对其他人说。不料,到了放学之后,魏庆新和岳喜泉也都知道了.,我们几个笑得肚子痛,拿着石子儿互相地扔。岳喜泉一脸正经地替贾永开脱:是做梦,又,又不是真那个了!魏庆新照他的头狠狠弹了一指:你娘的,你就想是真的! 早春的柳树上点着细小的苞芽,从太行山盘旋而来的大群乌鸦,配合我们的笑,啊啊——叫着。我们几个和贾永住得不远,上学走的是一条路。放学后,我们出了学校就在路边等着贾永。不一会儿,就等着了懒懒散散的他。 贾永算是个快活的人,喜欢一点儿张扬,出个小风头。奇怪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却产生了一种古怪的女性崇拜,女孩的害羞、扭捏和嬉闹等各种神态和嗓音他都模仿。说话的嗓音被他憋得嘶嘶啦啦的。同学们都笑他,有的瞅着空儿动动他的屁股摸摸他的胸部,然后笑着跑掉。有一回魏庆新还把贾永骗到没人的地方,硬是脱下他的裤子看,贾永声称要自杀他才罢手。魏庆新悻悻笑着揭发:还没变呢,装得像!

  记得就在头年,我家的一只来亨母鸡突然打了鸣。我和我哥都以为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变成公鸡的,可它照样下着蛋。在我看,贾永和那只母鸡都是假装着的,就像个游戏,

  外表上的贾永方颅宽肩,个头也不矮,一张黑面孔,嘴唇上也长着稀疏泛茸的胡须。但却有一副女性化的翘鼻子、翘下巴和弯瘪的脸庞。最让他满意的是他的长睫毛,可以像女生似的经常扇着风。

  这天放学不一会儿,他就在路口出现了,看见我们在等他,他什么都猜到了,便无所谓地悠着书包,一摇一晃地走来。

  魏庆新搭着他的肩:夹子(他给贾永起的绰号),你的梦还对谁说了?贾永甩开魏庆新的手,做出一副怎么可能的样子。魏庆新拉住他:好好好,没说俺就替你保密,要被公安局的知道了,肯定要坐牢你知道吗!贾永戗了他一眼:俺是梦,他管得着!魏庆新声音不大却威慑地用手指点着他:这孬的梦不叫犯罪,那不乱了套!岳喜泉规劝他别想那事,就不会做那种梦了。贾永回敬他:放你娘的啷当屁!放学回家不一会儿,和我家住得不远的胡老师把我叫了去,她是我们的班主任。胡老师在家休产假,外边开始下着丝丝的春雨,家里到处晾着小孩的尿布,满屋都是烘烤的尿臊味。她临时把晾的东西收了收,边收拾着边随意地问我:听说贾永做了一个梦,有这事吗?我只觉得脸上发烧,就像那个梦是我做的,她可是个女老师!我摇摇头。她看了我一眼:做梦就是做梦呗,自己不要到处乱说,同学们知道了多不好……我心想,他要知道是件丑事他会乱说吗? 她问:你们几个关系不错,他平时思想意识怎么样?这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说:他是红卫兵啊。我的意思是,红卫兵就意味着思想进步。胡老师收了话题:你们平常要多多互相帮助,有不好的苗头要及时告诉老师,听见没有?我能做的就是连连点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