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镇江


□ 周佩红

镇江,或任何一个陌生之地
当火车向前行进时,有关“镇江”的一些词、一些印象像砂粒一样慢慢聚拢起来。很少的一些,握不满一手。镇江醋。镇江肴肉(上海人念成“硝肉”,一定要蘸姜丝醋吃)。我请台湾姨妈在上海南京西路上的镇江饭店吃过一顿饭,切得棉线那么细的豆腐干丝浸在火腿香菇高汤里,不带一点油星(——奇怪,总是先想到吃)。有个小学同学的籍贯是江苏镇江(我从小的地理知识就是这么得来)。辛弃疾在驻守镇江时写过壮怀激烈的词,也在那里“把栏杆拍遍”(大学里我们被要求一个个到老师跟前背诵唐诗宋词,像小学生一样,让我紧张得结巴)。几十年中走了无数趟沪宁线、京广线,知道镇江是必经的重要站,离上海不远不近。也曾下站到镇江的焦山或北固山看了一看,却没有记下什么。
在火车的隆隆声中我真想了这些吗?其实,我也想了别的。我的想自然而然,不受逻辑控制。我打算从坐上火车的一刻起就让一切自然放松:看,想,感受,体验。我是一个容易紧张的人。我的思维习惯、职业要求乃至整个人生中充斥着意义、价值一类需要紧张对付的东西。我去镇江住几天,就是想割断这些让自己紧张的历史或现实的牵连,找回那个真正自然从不紧张的自己。我相信这个自己是存在的。当然,在镇江或在常州、无锡、苏州对我而言没有质的区别,那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全新的世界,是我偶然选中的,要我自己去发现并丰富,那样的一个独立空间。甚至不带地域特点,只要离现实远一点就行。人生中应该有这样的时刻,跳出具体实际的目的,只为看而看,为感受而感受,为快乐而快乐。和自己、和世界待在一起。生命需要自然的呼吸,哪怕它一时是断裂的。
心很早就这么要求并渴望着了。顺应心灵的旅行将是最愉快的旅行。我向镇江慢慢地靠拢。

山壁上的旅馆

镇江停下来,变成大雨中的陆地。雨被南方一股逐渐增强的台风裹挟,随我从上海移来。雨如倾盆。出租车司机在前方开路。在上海雨水总是让我心烦,此时我却感到愉快。在这里,任何变化都让我怀有期待。而且,镇江就该湿润,它镇锁长江,象征性的三点水理应包含更多的水。
雨中有我喜欢并熟悉的悬铃木,上海人叫它法国梧桐,青斑白底的树干同样洁净,却比上海粗壮多倍。以此也可推断镇江历史是上海的多倍。
都是小马路,迎上来又退回深处。感谢司机,没让我一下火车就看到那种哪里都有的现代楼房。拐一个弯,又一大弯,到了伯先路。也是一条小马路,立满大大的悬铃木,不像上海那样修剪过,伸展完全肆意,树冠的浓绿、叶片的肥硕仿佛带了千年妖气。路不宽,不直,不新,两旁有原色的民国时期老屋,一侧却有一座不怎么高的山在街边插足,微向后倾斜,山体灰黄色,街面有几十级台阶通到我要住的旅馆。也就是说,进旅馆必须“上山”——当然是山的低腰处,那上面还有一大截山体。旅馆宛如嵌入山壁。站在下面望,我已开始喜欢它。
雨仿佛更大,吹倒了我的拉杆包。热情的司机要送我上山,我不肯,自己上去。抬头看到上面有个穿短袖衬衫的男人,不打伞,从湿滑的台阶下一溜小跑着下来接人。是接他的女友吧。女人穿一件白衣,打一顶紫伞,伞面被风雨刮成一个倒喇叭。他俩在雨中相视而笑的情景恰巧被我看见。电光火石一般,那种无言的甜蜜默契。我的心一动。爱情在任何时候都让我心动。镇江,真是太好了,让我看到动人的一幕。他们亲密地说话,经过大堂消失在走廊,身后有一大团雾气尾随,那是他们的故事,镇江旅馆的故事,或任何一个陌生地都可能发生的故事。有爱的人真是幸福。后来在餐厅,我又看见他俩。男人喝黄酒,惬意地一下下眯着(上海人的确把这种眉毛眼睛嘴巴都沉浸在美酒中的样子叫做“眯酒”),离开时像在酒吧里那样把剩余的酒连瓶一起留在餐厅酒柜里。女人自始至终深情地望着他。这种深情在我视野范围内已近绝迹。二十一世纪莫名其妙的深情。
餐厅已过营业时间,我到油哈哈的厨房“视察”了一下,看还有什么菜。厨房其实是不能看的,那里没有悦目的菜式和好闻的菜香,只有相反。但我的食欲未受到影响,在这里我仿佛什么都不怕,百无禁忌。倒是厨师特地烹制的葱烤鲫鱼、蚝油牛肉、黄瓜炒鸡蛋放了太多的油盐酱,好像热情过了头,反而吃不完了。
客房窗正对着小街。窗下乔木茂盛,几乎和街边的悬铃木枝叶连在一起,一片绿蓬蓬。一盏乳白色圆路灯在树丛里冒着头,想必不会太亮。小街的一截路面在远远的下面幽幽地泛着黑色水光。没有行人。偶有公交车开过的巨大呼啸声,只那么一划,便急匆匆消失。此外没有别的声响。时代在这里没有特别的响声。看不到簇新的建筑。很好,很纯粹。可以在此忘记时间,也不用与时俱进。
但在深夜或凌晨,窗外却奇怪地杂沓起人声,像个小型集会,男人女人们互相搭话,哗哗说笑,旁若无人。说什么我听不懂,好像另有一个世界,另有一套语言系统。那还是热火朝天的红尘语言吧,关键是我不愿去听懂。我睁不开眼睛,也不想去辨别外面是不是已经天亮。各种车辆的发动机也在下面争着响。天亮以后,却又一切寂然了。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