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本亨利·密勒的传记


□ 冯亦代

  今年是美国作家亨利·密勒诞生一百周年,美国文坛为了纪念他,根据《纽约时报书评周刊》的报道,出版了两本写他一生的传记:一本是罗勃特·弗格森的《亨利·密勒传》,另一本是玛利·弗·狄尔朋的《活着的快活人,亨利·密勒传》;这两本传记弥补了过去对于亨利·密勒生活和作品的忽视。对亨利·密勒说来,生活与作品的特征是个问题,一如他在一本迹近自传的书中所说,这个问题是“横跨在艺术与经历的比较上的”。这也使得传记作者下笔格外困难,这种困难使研究密勒的人有意于忽视这种比较;因为这会使这一题目,成为一种不容批评的论点。这两位传记作者在写书时的立场,尽量与密勒保持相当的距离;虽然二人所采的途径不同,每个作者都在一己的叙述上与无数已出版或未出版的作品中挖掘材料,以期在虚构中梳理出事实来。
  在艺术与意识形态之间,密勒对二十世纪文化的贡献是不容否认的,这种贡献首先见于他在文字中侈谈两性问题。一九三五年《北回归线》的第一版问世之前,密勒即已熟谙流浪汉神话传统中贫穷与放逐的生活,保证了职业上完整的说法。(《北回归线》一书一九三四年在法国出版后,即以其内容诲淫在美国被禁止发行,至一九六一年始得公开出售。)密勒的文学影响极为广泛,主要是“冲击”了美国的散文,诺曼·梅勒在一九七二年曾在一篇文章中说,密勒之重要,在于他在行文中建立了某种“文学调子”。对密勒的埋怨也是众所周知的:他是个平等看待两性的人,反犹太分子和一个反文体家;他的历史使命就是性解放和自我表现。
  弗格森的《亨利·密勒传》写得有时不很恰当,虽然他也从密勒的文字中引用各种讽嘲来充实他的论点。譬如他曾引用密勒的话说,“如果有一项事情比艺术家的气质更糟,也许正因为你本人就有这种气质。”对密勒来说,有或没有艺术家的气质,两者之间的区别从来就是模糊不清的。弗格森把密勒比拟为熟练的说谎者和小丑,这就太过份了;虽然他在某一方面道出了密勒性格中的特色。
  密勒生于一八九一年,父母勤奋谋生,密勒则是个早熟的孩子,幼年就混迹在纽约勃洛克森街头,消磨时日。他的母亲是德国移民的后裔,继承德国人传统的严厉;而他的父亲则脾气较为随和,使密勒形成一种矛盾的心理倾向,差不多构成了他九十年来的生活框架。密勒于一九○八年入纽约市立大学,但由于一门功课未能及格,使他离开了学校,之后他做过各种杂活,经常是低微卑下的工作;这一期间,他读了德莱塞、杰克·伦敦、法兰克·诺列斯的作品,也读了惠特曼的诗篇。
  密勒喜欢文学,立志当一名作家,但是不得不屈从于他母亲的愿望,参加了他父亲在曼哈顿经营的服装行业,以后又从事递送服务。此时,密勒第一次结了婚(他一生结婚五次,育有二女一男),但他还不时出没于舞厅,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在舞厅里,他结识了伴舞女郎琼·史密斯,是她鼓励密勒成为一个作家,同时她也成了密勒作品中的主角人物。一九二三年琼·史密斯介绍密勒进入格林威治村的文艺圈子,这一场合使《亨利·密勒传》写得十分切合真实生活。在一种流浪汉的气氛中,密勒与琼同居在一些廉价的住屋中,从此专事写作。早在一九二二年,他的处女作《折断的翅膀》即已写成,但为出版商所拒绝,以后也就被人遗忘。此后,他又写了《莫洛克神》和《疯狂的公鸡》,用琼·史密斯的名字出版。他甚至指使琼去收取稿费,而有个出钱的人也相信琼就是作者本人,同意出资帮助她写另一部作品。密勒将这些写作的原稿,让朋辈和编辑人看了,得到的却是令人悲观的反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