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凌晨脱逃


□ 少一

  一

  副所长孙九名有急事报告所长。

  当时,界岭派出所所长麻凡正在给镇卫生院的林院长打电话,联系父亲手术的事情。

  等麻所长打完电话,孙九名说,麻所,“闪腿”现身了,在家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民警喊所长、队长、局长,都习惯把“长”字减掉。

  麻所长问,消息可靠吗?

  我的眼线亲眼看见的。孙九名用征求意见的口气说,我的意见是今晚上就动手,拖不得。

  麻凡本来还想问问眼线是谁,又觉得欠妥,便打住。这次“清网行动”,岩门县公安局是下了死力的,不光完成追逃任务的单位和个人可以呈报立功,还拿出不少的钱发奖金。追捕到位的多少钱、规劝自首的多少钱、提供线索的多少钱等等,一一明码标价,兑现奖惩。所以,每个民警都像打了鸡血,兴奋得很。这时候,你掏孙副所长心里的小秘密合适吗?他不会告诉麻所长,更不会告诉其他人。

  所里只留小张值班,其他人都参加晚上的行动。麻所长是职业警察,办事从来不拖沓不含糊。他还吩咐孙九名,通知厨房,五点半钟开饭。晚上的行动由你具体安排部署。我听你的。

  孙九名知道麻所长最后是在开玩笑。他说,那我打电话,让磨刀岭村的卓主任在家里等。

  麻凡一挥手,还是那句玩笑,去吧,听你的。

  孙九名刚走出所长办公室,麻凡又把他叫回来,孙所长,我看暂时不要给卓主任打电话,不是不信任他。

  孙九名明白,对所里来说,抓住“闪腿”这件事太重要了,出不得半点闪失。所长的考虑是对的,为保万无一失,知道相关信息的人越少越好。

  界岭派出所把“闪腿”挂成网上逃犯已经八年了。八年前的夏天,因为和邻居争一块地界,“闪腿”持杀猪刀将人家往死里砍了十七刀,其中五刀致人重伤,伤者至今还歪着脑袋坐在轮椅上起不来,涎水吊起尺把长。这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派出所肯定要抓。可是,“闪腿”住在磨刀岭半山腰上,每次等民警爬完十五公里山路,把他的屋子围起来一搜,他早翻过屋后的大山,逃进湖北五峰县去了。

  “闪腿”每次都能成功脱逃,得益于他家的地理位置。磨刀岭半山腰以上只居住着他一户人家。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山下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观察范围之内。只要有人上山,山中农家的狗就汪汪乱叫。狗叫声等于是在报信。所以,别说有人上去,就连飞上山一只鸟都瞒不住“闪腿”。有两次,麻凡在上山路上通过望远镜发现,被狗叫声惊动的“闪腿”慌慌张张地钻进屋后的林子,他不得不招呼弟兄们往回撤。

  “闪腿”迟迟没有归案,成了界岭派出所民警的耻辱,成了麻凡所长工作中的败笔。它让界岭派出所民警笑起来不自然,使所长麻凡在局里说话缺底气。要命的是这次“清网行动”把界岭派出所网进去了。局长在动员会上公开说,日本鬼子那么凶恶,在中国也只横行了八年。可是,我们有个派出所的一名逃犯逃了八年多,如今还逍遥法外,过着快活日子。我就不相信,他真有钻天入地的遁身术?局长的话引起会场一片笑声,当时,许多人都扭头东张西望,想知道麻凡坐哪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