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歌是我们的历史


□ 冉仲景(土家族)

◎ 冉仲景(土家族)

舍巴:狂欢

穹庐:绯红的花边被山脉裁剪

裸奔于山岳和河谷的风

在呼喊熟睡的人

树木跌倒了,可以拿出勇气来继续苏醒

诞生于额头的太阳带领一群凤凰

到我们的灵魂里安家

灵魂里安家

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

霞光中走来一群收割燕麦的女人

她们腰肢丰腴,乳房硕大

被鼓点激励的脚步

刚好踩在了恋爱、婚姻、生育的节奏上

朴素和清白,不仅是她们的服饰

更是她们的肉体和节操

肉体和节操

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

果实红了,满地滚落

儿童们的书包里,有种子、蝈蝈和课本

额心涂抹鸡血的奶奶

一直在向阳草坡上

讲述着如何解开岁月的死结

如何走向悬崖,迎风说话

走向悬崖,迎风说话

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

山鬼头缠丝帕,为瘴气蒙蔽

林妖用森林部落的方言

演唱着一首只有大地知情的秘密歌谣

看见那群肌腱鼓凸的男人了吗

只有他们不能驯服

只有他们不会后退

不能驯服,不会后退

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

白虎,白虎,白虎,白虎

图腾出现:万花齐放,碧草连天

匍匐在地的父老兄弟全都找到了坚韧

玉米找到了酒香

新生婴儿找到了感恩的旋律

河流,绝不会停下

绝不会停下

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

鹰把我们的目光带高带远

云烟搭起了一座又一座梦想的宫殿

野马抽出深陷悲伤的蹄子

姑娘挣脱爱情的束缚

歌是我们的历史

心跳是我们的家

歌是历史,心跳是家

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

摆手:春天

领口太小,月季脱衣

雨水太涩,燕子写信

土豆花开了一朵一朵又一朵

第四朵说请等一等

眉苏河边,太阳停下梳头

酒酣时分,百合学习接吻

铁匠家的四个闺女

一起把对面山坡拉到膝头

她们要用怎样的针线

才能绣出昨日梦境——

杏依偎着桃,篱牵挂着藤

天底下,到处都是相爱的人

摆手:秋天

田野收拢了,是一捆稻草

这约束,金黄

解开河流,大地松了口气

鼹鼠开始行动

鼓舞:洁净

青菜萝卜蒜苗野葱

——溪水里洗

粗手大脚锄头犁耙

——阳光里洗

泪花花,情歌里洗

舌尖尖,方言里洗

不用清洗的火苗一片一片

雏菊吃下:漂亮!

鼓舞:秘密

借助日光煎熬黄连

利用祈祷榨取蔗糖

头戴花冠的女巫嘴唇绯红

她一旦回头便忘却年龄

什么样的时辰

萤火写下忽明忽暗的家史

什么样的地点

族谱遭逢时雨时晴的芒种

石榴泄露大地的隐私

豆荚抿住一段幸福时光

新娘新娘,新娘的手心

攥着繁衍的教材

婴儿婴儿,婴儿的嘴里

噙着民谣的乳头……

跳丧:送行

趟过了眉苏河,翻过了冉家坳

抬着一口漆黑的棺材

我们不能产生多余的想法

因为想法也有重量

嗨哟,嗨哟,嗨哟,嗨哟……

我们喊着号子前行

忘记了里面躺着的是男是女

更不知道要把他送到哪里

一棵树,俯身抱起自己

一朵云,紧贴着头皮低低地飞

跳丧:痴问

哦哦,是不是为了访问彼岸

枯柳才要饮干河水

是不是为了探望娘亲

芍药才要洗白衣裳

乌鸦的作业

是不是把黄昏喊出血来

白雪的阶梯

是不是一直通往天堂

一个人不回信,是不是忘了

肉体的异乡?他的假期

是不是比未经彩排

便直接演出的一生更加漫长

情歌:阳雀

野岭退远,土路打滑

翅膀闪啊闪啊,河水不湿脚

丝瓜藤,牵牛藤

分享:
 
更多关于“歌是我们的历史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