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全球史观在中国


□ 刘新成

  一

  1987年,巴勒克拉夫的《当代史学主要趋势》中文版出版,原著中a universal view ofhistory 一词被译为“全球历史观”,是为“全球史观”一词在中国首次出现。此后全球史观广为传播。据2011年2月中国百度网搜索,涉及“全球史观”的条目达200万之多。中国大陆主要史学期刊以“全球史”或“全球视野”为篇名的史学论文逐年增加,1997年仅有1篇,2004年上升到10篇,2009年达到23篇。《史学理论研究》、《光明日报(史学版)》等具有影响力的报刊都曾举办笔谈或开辟专栏就全球史观进行讨论。巴勒克拉夫、斯塔夫里阿诺斯、麦克尼尔、彭慕兰、本特利等被中国学者视为全球史观的代表人物,他们的名字在评介文章中频繁出现。

  目前国内许多学者把全球史作为研究方向,有的高校还建立了全球史研究机构,并与相关国际学术组织建立了联系。首都师范大学全球史研究中心出版了《全球史评论》、《全球史译丛》、《全球史读本》等书刊。许多大学的历史系都曾以全球史观为题举办学术研讨会。

  中国学者对全球史观评价不一。赞者首先肯定全球史观的时代价值,认为它是“全球化进程在史学领域的直接反映”,“在当今世界人类交往更趋频繁的崭新形势下”,运用全球史观审视人类历史“已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趋向”,因此,应将“全球史观的确立,视为战后西方史学最为重要的成就之一”。就其学术意义而言,有的学者认为,“将全世界作为一个整体,从宏观角度审视和研讨历史,已成为史学界的重大课题”;全球史学者提出的“整体主义全球视野”给予中国学者以“振聋发聩的提示”,“如何运用全球史观,彻底改变国别史拼凑的马赛克式旧体系……乃是我国世界历史工作者刻不容缓的重要使命”,关乎“一种真正意义的世界史观(在中国的)形成”。在近年编纂的世界通史类著作中,有的“采用与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相同的历史分期”,有的借鉴外国学者的编写方式。有的突破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传统套路,按文明类型及其演变划分世界历史,并注重描述不同文明之间的接触和交流、冲突与融合。有的运用诸如“世界体系”之类的理论,对“希腊化”等老题目进行新的解释。不仅如此,“全球史观的兴起也影响着当前中国史的路向”,有些中国史研究者尝试在全球视野下重新审视中国历史,特别是“近代早期”的中国历史,撰写了《茶叶与鸦片:十九世纪经济全球化中的中国》等著作。《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全球史观”:反思“西方中心论”的一个代表》一文,介绍《白银资本》、《大分流》和《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国中心观在美国的兴起》等书在中国史研究中引起的震动。然而,全球史观也遇到了质疑。有篇论文就叫做《我们真的需要全球史观吗?》(参见前引文)。有人将全球史观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进行比较,断言前者“并不是一个严密的、统一的规范体系”,不能以其作为世界史教学与研究的指导思想,甚至应该警惕它像西方国家现代化研究衍生的、替西方霸权张目的结构功能主义一样.充当全球化时代新殖民主义的“话语策略”。有人认为,西方全球史学者宣称“去欧洲中心”,“超越民族自我崇拜”,创建“全世界都能接受的世界史学”,无异于迷人的呓语,中国学者只能保持中华民族对世界历史的独特记忆,建立“属于中国史学的全球史”。上述对全球史观截然相反的态度,既有学术争议的性质,更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因此,分析这一现象不仅具有史学史研究意义,也有一点“跨文化研究”的味道,而后者正好与全球史的旨趣吻合,所以本文重点在于解析这种“态度/反应的区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历史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