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沙江—达马拉山—宁静山脉—澜沧江


□ 孙 吉等

  金沙江西岸至澜沧江是一个较稳定的地块,也可以说它是在造山运动或高原抬升之中,稍显安宁的一张床榻。在中生代,这里甚至出现了红色盆地。在稍晚些时候,这里仍然有规模很大的山间红色盆地,而且在盆地里沉积了膏盐。这给后来澜沧江盐井一带盐泉的形成、盐业的兴盛,奠定了物质基础。
  
  芒康山垭口
  
  
  车过竹巴龙,便进入西藏境内,318国道在一个拐弯之后,混浊的金沙江迅速在视线内消失,群山也开始呈现出历经两亿年才形成的红色。
  芒康山的垭口,是川藏南线进入西藏地域的第一个垭口,同时意味着我们已经进入了横断山中最典型的部分。这是中国山脉中的异数,在大多呈东西走向的山脉中,横断山是中国最长、最典型的南北向山系。也许在芒康山的垭口,我们不仅可以从东西,更可以从南北来勾勒它的坐标意义。
  历史上,清廷曾经在宁静山垭口设碑,将这个南北东西交会之地分隔为东属四川的“炉边”,南属云南的“建塘”,以及西属达赖喇嘛管理的“喀木”。芒康垭口,在人文意义上标志着此界以东,是中原王朝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康藏地域,以西,将深入藏传佛教神性王国的西藏腹地,往南,则开始进入一个日益缤纷的族群文化世界
  芒康山的垭口似乎是西方宗教始终无法逾越的屏障。近代历史上,传教士们费尽心思进入卫藏,甚至在拉萨建立教堂并活动长达30年之久,但是并未打开任何局面。而在康藏地域,西方宗教尽管已经深入到芒康山以东的四川巴塘、理塘,以南的德钦、维西等滇西高原并建立教堂(这些遗迹至今尚存),但信众寥寥,并至此戛然而止。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无论是从东往西,还是从南到北,西方宗教的传播始终未能跨越芒康山的垭口,进入藏传佛教的神秘中心。
  至今,澜沧江边的天主教堂仍然可以酿造出上好的法国风味葡萄酒,盐井乡纳西族晒出的“藏巴盐”,仍然会沿着旧时的茶盐古道,顺着澜沧江而上,销往邻近的察隅、德钦、巴塘等地。每年的理塘赛马节同样吸引着大批藏民翻过垭口,参与其中,而川藏南线向西继续延伸的路线,则是他们朝圣的方向。芒康山垭口,是一个起点,更是一个十字路口。
  
  
  矮拉山垭口
  撰文/刘乾坤
  
  矮拉山是经岗托大桥进入西藏的第一个垭口,对于向往西藏的人来说,它是一个象征。虽然看见写在金沙江畔岗托大桥的藏文就意味着接近西藏了,但在翻越这座山时,内心变得更为激动。
  如果说孕育冰川、角锋刃脊的雀儿山是阳刚的,那么矮拉山是平和、质朴的,不过在这里驾驶汽车却让人生厌,老是希望转过一座山就能到达垭口,而垭口却总是隐在白云深处。在这一地带行车才能直正认识横断山:江河是自北向南流,路是自东往西行,横跨江河,少了顺着江河行走的美丽,很难见到水;再加上总是一个山接着一个山,起落都不大,仿佛前面全是无尽的山一样,看不到尽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荒凉”这个词。
  矮拉山北侧不远,是康巴藏区有名的生钦郎扎礼神山,藏传佛教的创始者之一莲花生曾专程来此朝拜过这座神山,在后来形成的五大教派过程中,先后有宁玛派大师德钦·秋林巴吉与嘎举派的嘎玛巴希到这座神山修行。在这全民信教的高原上,每年有不少信众不远千里来到这座神山朝拜,来看莲花生大师的石像和嘎玛巴修行洞等佛教文物,以期得到更好的修行,得到众神的佑护。
  在气候条件严苛的高原,信仰是心灵的慰藉,这种精神力量让藏民在这片高原乐观而豁达地面对自然的强大力量,一代代藏民在高远的蓝天下沿袭着古老的传统,包括生活与生产,包括信仰与祈祷。
  
  越过垭口,越野车一头扑进群山的怀中,向着西面爬行。这一地区是藏东的高山峡谷区,山多得像河边的卵石。到达昌都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可是要翻越雪集拉山、宗拉夷山、达马拉山,翻山越岭让路程显得极为遥远。
  
  达马拉山垭口
  撰文/刘乾坤
  
  达马拉山的路面崎岖不平,弯多坡陡。纬度更偏北的达马拉山植被稀疏,乔木已经不在这里安家落户,短而密的蒿草、灌木和一些地衣在这里组成平滑的高山草甸。背阳的阴坡则有不少杜鹃树生长,没有高大的树木,视野也更为开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