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丁勇岱故事:青山毕竟遮不住


□ 王 陈



从《末路》到《冬至》,从《威胁》到《血色白桦》,随着一部部电视剧的热播,丁勇岱的名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广大观众的视野里。人们往往惊诧于他超强的角色塑造能力:一会儿是杀人不眨眼的悍匪(《末路》),一会儿是精明强干的警察(《冬至》),一会儿是正义凛然、舍身取义的记者(《威胁》),一会儿又变成了冷酷的黑社会老大(《血色白桦》)。这些反差巨大的角色,每一个都是那么真实可信,使得那些仅仅通过角色就想去猜测丁勇岱本人的所有努力,都注定徒劳无功。
于是,想了解丁勇岱,只能通过他自己。和丁勇岱聊天,最大的感觉是,这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有故事的普通人。他的坦诚和直率里丝毫不见一般公众人物面对记者时的警惕与谨慎,他非常乐意与人分享他的人生经历,表达他对人对事的感想和看法——而这又不是卖弄的、虚张声势的,而是像一个有些阅历的朋友那样娓娓道来。不得不承认,听丁勇岱讲他的人生经历,讲他的幸运与挫折,讲他的喜怒哀乐,讲他的满足和他的忧虑,是一件非常过瘾的事情;而丁勇岱超脱、淡然的语气、历经坎坷后取得的成就,甚至他的名字,都很自然让人想起辛弃疾的那句词:“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菩萨蛮》)。
如果把丁勇岱的故事比作一出戏的话,那么他一个人就在这个舞台上演过各种角色。要走进他的故事,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从他的人生角色开始。

想做演员的临时工

祖籍山东的丁勇岱1960年出生于内蒙古,高中毕业之前他没有离开过那里。在这之后,连头带尾他一共做了四年临时工。这段生活是丁勇岱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
那时的高中都是两年制,所以毕业时丁勇岱才刚刚16岁。16岁就去上班,颇有些童工的意思。起先在内蒙古筛沙子,后来到武汉做了一段时间电工,最后回到内蒙古又做过瓦工。在这些与演员风马牛不相及的工作中,丁勇岱要做演员的念头却渐渐萌发、清晰,并坚定起来。
丁勇岱的童年时期,因为母亲在政治运动中被整,所以他的性格也变得敏感和自闭。高中毕业后,这种性格没有得到改善,反而因为当时生活环境的压抑、前途一片渺茫,变得更加强烈。当时为了能够让儿子逃避下乡,留在城里,丁勇岱的母亲费了很大的劲。她不得不四处求人,给人送礼,好不容易为儿子办到了一张留城证,结果丁勇岱回家二话不说,把留城证给撕了。丁勇岱这样解释当时的冲动:“虽然城市的生活要舒适得多,但我宁愿去农村。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那个时候就是没办法再在原来的那个环境里待下去。整个人很迷茫,所以难免冲动。现在想起来,其实挺悲惨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