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村往事


□ 陈 强(哈尼族)

  作者简介
  陈强,哈尼族,六十年代中期出生于云南省红河自治州元阳县;1994年出版散文集《怀念远山》,先后在《民族文学》、《人民日报》、《文艺报》、《边疆文学》等报刊发表诗歌多首;现任云南省蒙自县人民政府县长。
  
  背柴
  
  放学了,我和弟弟去背柴。
  柴山很远,在村子下方往西面而去的两座山相连的山箐里。我和弟弟走在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山路上。偏西的太阳照着我和弟弟偏东的身影,照着匆匆移动的脚步。走进山箐时,太阳快要落山了,我和弟弟急忙砍柴,因为天要晚了,如果不能在天黑前走出泡果树山梁,那就惨了。泡果树山梁,其实没有什么泡果树,只生长稀稀疏疏的耐旱老松树和野山草,但因这座山梁风水好,也就成了村子历代人墓葬的地方。多年的积累,几百间坟墓错落有致地摆在山梁上,远远望去,混沌灰白,蔚为壮观。不要说夜晚,就是白天从坟山上经过,也是阴森森的,要有胆量。因此,无论村里的男女老少,一般都不在黑夜走这条山路,这样,山箐里的各种风干的柴禾比较多。一袋烟的工夫,我和弟弟打够了柴禾,背着走上回家的山路。
  村子很远,在东面的一座山梁上。我和弟弟走在往村子蜿蜒而去的山路上。此时,太阳落到西边的地平线上,大地一派通红。走着走着,弟弟说累了,歇一歇。我说,不行,要咬紧牙关,走过坟山再歇。我和弟弟身负柴禾,吃力地迈着沉重脚步匆匆前行,汗水一串串从下巴颏滴落……太阳落到山的后面去了,山野暗淡下来。蛐蛐的鸣叫声渐渐形成了合唱。我和弟弟还没有走出坟山。弟弟说,哥,我背不动了。我把弟弟的柴禾抽出几根,放到自己背着的柴禾里。背到半路的柴禾,流了汗,出了力,舍不得丢弃呀。走进坟山的小路,天全黑了。走出坟山,再快也要近半小时。我的心咚咚地跳起来,弟弟一脸哭相,既惧怕又可怜的样子。我说,弟弟,没事,你走前,哥走后。弟弟点点头,急急忙忙走着……山路从坟山经过。山风不停地从山梁吹过。风和松针、山草混合在一起的声音簌簌发响,不时还有几声山风的呜呜嚎叫。一弯新月在深远而又清冷的天空中发散着幽幽的光。萤火虫不时闪亮着打身边飞过。弟弟走在前,我走在后,山路不断地被抛在身后……走出坟山,天黑得更浓了。弟弟放下了柴禾,呜呜哭了。我搂着弟弟,心里酸酸的,也想哭,但我是哥哥,此时不能哭。我说,弟弟,不哭了,你看,村子的灯光看得见了。弟弟抹抹眼泪,真的不哭了。我再将弟弟背着的柴禾抽出几根放在自己的柴捆里。借助着微弱的月光,踩着坑坑坎坎,迈着沉重的脚步,往村子方向走去……
  一顿饭时辰,我和弟弟走到了村子下边的红土坡下。这时,阿妈的喊声一声声传来:阿——祥!阿——祥!
  听到阿妈的喊声,我和弟弟一鼓作气爬上红土坡。阿妈提着一盏马灯,站在村口红土坡的石崖边。我和弟弟放下身上的柴禾,阿妈张开双臂,一把将我和弟弟搂进怀里,嘤嘤啜泣。我和弟弟没哭,默默无语。
  那个时候,我十一岁,弟弟八岁。
  
  眷恋月光
  
  清夜。卧室,空空荡荡,似有无数蟋蟀叽叽在耳畔尖鸣。夜静得让心发慌,倍感孤寂,难以入眠。窗帘没拉严实,亮进一线明朗的月光。
  我披衣踱步到窗台,轻轻地拉开窗帘。哦,一幅动人的夜景!我所能环视到的蒙自城,不见灿若星河的条条街景,不见无数像星星眨眼的扇扇闪光窗户,也不见车水马龙和听不到如河水哗哗流淌的噪声……只见幢幢高楼,灰蒙影绰,只见排排处在朦胧中呈现绿意的街道绿化树,还见在夜幕里闪耀着粼粼波光的秀美南湖……蒙自城恬静地入睡了。我移目远望,是城市南面一座连着一座,由近往远铺排而去的山峦,起伏着、连绵着,在银色月光下,广袤恢弘,很是生动,大气无边。我目接到的山冈,蒙自人叫它目则山。那山脊线的最高处,是目则山的峰巅。在山峰的上空,那轮久违的圆月,在天庭孜孜不倦地向人间倾泻着清辉!
  这是一幅在静静的夜色中,由城郭、湖泊、山野、峰峦、月光、圆月构成的水墨画,灰色且朦胧,恬淡且幽远,静穆且生动。景致虽然很冷,但一股暖流莫名地从我心田泛起。我想起那些在山村教书的日子。在月光下,在学校门口的核桃树下,我们几名年轻的山村教师,一起过中秋节,想亲人;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我们经常坐在学校门口,除了说一些高兴或沮丧的事情,还一边弹着吉它,一边唱着《小河淌水》、《敖包相会》等歌曲,青春律动着渴望的节拍;有时,我坐在煤油灯下,望着窗外月光,在写情书,可不知道要寄给哪位心仪的姑娘……那时在山村,看到高高山峰上空那轮皓月,看到洒满山野、村舍的银色月光,心灵就激奋,心境就清纯,脑海就升起美好憧憬……进城后,都市里的华光模糊了我对月光的概念,都市里的情调淡化了我对月光的深情,都市里的喧嚣市侩消解了我对月光的渴恋。细细一想,自己丢失的东西已不少,但是,说心里话,对月光的敏感,对月光的爱恋,对月光的期盼,已被岁月深深地渗进了骨髓,还是一往情深。月光不属于城市,属于山村,我不属于城市,因为我的魂仍在大山里游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