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高的杨树深深的情


□ 任和畅

小时候,我们村有两棵大杨树,人们都称老杨树,又称神树。平地二棵是任姓家族的,斜坡上一棵是钟姓家族的。
老杨树有几十米高。有人曾试过,五个人手拉手都抱不住,其粗壮可想而知。据我爷爷讲,他爷爷小时候老杨树就这么高,就这么粗。这两棵树到底有多少年代了,谁也说不清。
两棵老杨树树根之间的距离大约有二十几米远,但树枝连理,遮天蔽日,形成偌大的一个凉篷,夏天给半个村子带来了凉爽。在村外远远望去,这两棵树拔地而起,枝叶交错,就像在空中架起了一座绿色桥梁,显得我们村特别的旺气。
在我们任姓老杨树下,有个石头垒起的财神庙,解放初,每年大年初一“接神”的时候,不少人都要去那里烧香。大哥说,他小时候,爷爷每年都要领上他到那里烧香磕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杨树下的香火一年比一年淡了,但谁家的孩子病了,请医生一再看还不见好时,有些妇道人家偶尔趁天黑无人时,还是要来烧香祈求平安的,老杨树成了她们的精神寄托,成了她们的心理安慰。
斜坡上的老杨树较平地这棵老杨树是要年轻点,它的主根成弓型裸露在外面,结实粗壮,每年秋天沤酸菜时,人们利用斜坡和“弓根”这天赐的优良条件,都要来这里“压酸菜”,即把切好淘净的菜放在一个大笸篮里,抬到这棵老杨树根底,篮上放一个厚圆木板,板上放一块大石头,然后拿一根又长又粗的木杠,一头插进弓形树根里,以篮子上的石头为支点,人从另一头压上去,利用杠杆作用形成合力,将圆木板下菜中的水挤压出去。因为是斜坡,另一头正好悬高,人们正好能用上力,小孩子必须跳着才能爬上去。我们这些小孩,经常有大人叫去“压酸菜”,我们一跳一爬全身压到了杠子上,偶尔把两腿一蹬,身体在空中晃悠晃悠,像燕子飞天一样,飘呀飘。
老杨树上住了许多喜鹊和乌鸦,它们居高临下,一副凌然不可侵犯的样子。有一次,我反反复复、认认真真地数了一遍,两棵树上的喜鹊窝竟多达三十个之多。喜鹊是一种吉祥鸟,人们从来不去危害它。乌鸦遍体透黑,它不太惹人喜爱,但也与人无争,况且住得那么高,大人不上去,小孩不敢上,所以人鸟共处,安然无妨。
老杨树下有一股天然泉水,人们叫淋山水。每到夏天,泉水从西边的半山坡渗出,穿过天仓家房底铺设的暗道,尔后从院子前四尺多高的石头塄上喷涌而出。人们在泉水前安了一块大石板,石板两边用红胶泥挡住,泉水顺着水槽向前冲去,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瀑布,白天黑夜哗哗哗地响个不停。于是,人们不再到井上去担水,而是把水桶往瀑布下边一放,眨眼功夫一担水就流满了。泉水在树中间流淌,从这棵老杨树到那棵老杨树之间就形成了一条小河,把两棵老杨树昼夜浇灌。大人们还在老杨树下边不远处挖了个水池,周围安放了许多大石头。上有绿荫遮日,下有泉池活水,村中的年轻妇女像浣纱女一样,经常三三两两围着水池边洗衣服边说笑。偶然路过一个小伙子,往水池里扔块石头,水花四溅,于是笑声、骂声、打闹声就混在一块,温馨而浪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