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民间传统娱乐文化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 陈 莉

  内容提要 本文认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推动下,一股回归传统文化的热潮逐渐兴起,但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消费社会的日益成熟,民间传统娱乐文化中的时空限制、自娱自乐性、浓重的艺术韵味、神灵在娱乐中的到场等特点都不同程度地遭到瓦解。本文提出,在民间传统娱乐文化回归的今天,应当高度重视和处理好保护和开发利用之间的关系,对不同层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应采用不同的保护措施。
  关键词 民间传统娱乐文化 非物质文化遗产 保护和开发利用
  
  在中国民间传统文化中有着丰富多彩的娱乐文化,如舞狮子、赛龙舟、抖空竹、唱大戏等,但是这些富有民族特色的娱乐方式曾一度在人们的生活中消亡或濒临消亡。近几年来,伴随着文化产业热的兴起,加之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评选工作的促动,民间传统文化的价值重新受到人们的关注,尤其是带有娱乐性质的民间传统文化正好迎合了大众消费群体追求娱乐、消遣和休闲的需求,因而在超级女声、迪厅、动漫、DV等新的娱乐方式之外,一股民间传统娱乐方式回归的热潮正在兴起。然而,进入现代都市社会后,民间传统的娱乐方式却面临种种挑战。民间传统娱乐文化在现代社会生活中受到了哪些冲击?存在着什么问题?我们又应如何保护和引导这些保留着人类美好记忆的民间传统娱乐文化更好地、更长久地发挥其价值和意义?
  
  一、现代化的生活境域与
  
  民间传统娱乐文化其实,重新回到人们现实生活中的民间传统娱乐方式,在现代都市生活的大背景与新的消费理念的冲击下,大有被新的娱乐方式颠覆的可能。我们看到具有时空限制的民间传统娱乐文化已经在相当程度上被改造成不受时空限制的消费文化。在以农耕文明为基础的中国传统社会,人们的生活与节气有着密切的联系,从而形成一张一弛的节奏。春节是民间娱乐的高潮,从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祭拜灶神爷起,人们开始沉浸在欢娱的节日氛围中。到了除夕之夜,放鞭炮、剪窗花、贴春联等则是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大年初一更是热闹非凡,祝福声声,爆竹炸响,烟花绽放,这样的民间娱乐直到元宵节人们尽兴地闹了花灯、耍了社火、扭了秧歌之后才宣告结束。一年之中的娱乐活动还有三月三上巳节的曲水流杯和踏青,清明节的荡秋千、放风筝,端午节的划龙舟,七夕节的赛巧手,中秋节的赏月,重阳节的登高等,除此之外,还有各地约定俗成的庙会和集日中的一系列娱乐活动。传统农业社会生活中人们的娱乐基本集中在这些特定的日子里进行,再就是村里偶尔来个耍猴的,耍杂技的,或有红白喜事给人们一个意外的娱乐机会。具有特定的时空限制,而不是无限的娱乐蔓延,这是民间传统娱乐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在特定的时空中,人们可以抛开生活中的等级规定和各种行为束缚,使身心得到一定程度的放松和休憩,但过完了节日,生活就又走上了正轨,娱乐活动戛然而止,留给人们无限的眷念和回味。节日的狂欢是对生活的调节,是人类生活的一种特殊状态,正如巴赫金所说,狂欢节的娱乐是一种特殊的生活状态,具有一定的时空限制,即使中世纪时间较长的狂欢节也只有三个月。在狂欢节的娱乐活动中,“人们之间的等级关系的这种理想上和现实上的暂时取消,在狂欢节广场上形成一种在日常生活中不可能有的特殊类型的交往”。可见,受时空限制是各民族传统娱乐活动的一个重要特征。
  然而,在当下的中国社会,由于生产的相对过剩,对消费欲望的张扬成了维持、拉动、刺激生产的一种动力。欲望的张扬突破了传统娱乐文化中的时空限制,使娱乐成为一种无限蔓延的欲望满足。这是一个追求娱乐和搞笑的时代,生活中时时处处都充斥着娱乐。消费文化极大地冲击了传统娱乐的特定时空性,将巴赫金的节日生活状态等同于日常状态,将一种放任的节日心态播散到整个生活过程中,力求以节日的休憩状态取代正常的、占主导地位的日常生活状态。当民间传统的娱乐方式进入现代消费社会时,也被演绎成一种无止境的娱乐。有些地方为了发展旅游产业,一年四季、日复一日地为游客表演具有民族传统意味的娱乐方式,如送荷包、喝交杯酒、打腰鼓等等。如泼水节原是傣族人民在傣历新年举行的祓除邪恶的娱乐活动,一般延续三到四天就会结束,但是在今天的西双版纳傣族园里,天天都在过泼水节,完全打破了娱乐的时空限制。民间传统娱乐文化的独特的时空特点在消费社会中蔓延为一种为了赚钱而进行的无限制的娱乐表演。
  显然,这种对民间传统娱乐文化的开发和利用已经使其失去了原有的艺术韵味。艺术韵味的遗失首先来自于演出环境的改变。在民间传统娱乐文化中,戏剧演出带给人们的快乐,既来自台上,又来自台下,还来自整个演出所烘托出的娱乐氛围。就西北地区传统的民间娱乐艺术秦腔来看,演出时间一般定在庙会期间或集日。为了观看演出,人们的日子几乎变成了一种期盼和对快乐的等待。观看演出往往只是快乐的契机,而不是快乐的全部。在看戏的日子里,人们一边看着台上的演出,对演员们的表演评头论足,一边吃着台下的各种地方特色小吃。同时进行的还有台下的各种小买卖,剃头的、磨剪子的、炒凉粉的、卖毛驴的等等,甚至连相亲这样的活动也会在台下进行。于是台上的演出与台下的叫卖声、人们的嘈杂声融为一体,成为欢乐的海洋。可看的不仅仅是台上的天地,还有台下的人群。元代散曲作家杜仁杰[般涉调·耍孩儿]《庄家不识勾栏》就为我们描绘了一个庄稼汉收了桑蚕五谷后,在勾栏观看杂剧演出的情景。台上的表演充满了滑稽、诙谐、嘲谑的成分,更具狂欢色彩的是,台下的看客庄稼汉,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情节,被一泡尿憋得没奈何的情形。他一边憋着尿,一边看戏,台上的表演使庄稼汉笑得前仰后合,台下憨厚淳朴的庄稼汉更是令人忍俊不禁。传统的民间娱乐具有相互被看、乐在此又乐在彼的特点。正因为如此,一部艺术品即使它的故事情节人们已经耳熟能详,即使它的唱段、声腔、道具以及其中的一些绝活早已为人们所熟知,但是,人们依然在不断地玩味,因为演出与人们的生存境域是融为一体的。难怪在关中地区农村人将秦腔演出称为“桄桄乱台”,将看戏称为“看热闹”,可见戏剧演出的盛况。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