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二题



  等待苏醒
  
  一个电话,把我的心悬到了半空中。
  “陉哥完了。”老战友陉哥的妻子哽咽道,“他昨天下午上班突然昏倒在办公桌上……已送进C市人民医院脑外科,还没醒。”
  “他昨天中午喝酒了?”
  “不听啊!”嫂子悲恸欲绝,“他醒了,你也要劝他别喝了啊。”
  “你们现在是在C市人民医院脑外科吗?”
  “对,你医院熟,能不能给陉哥找个好专家?”
  “我马上给医院打电话。”
  “谢谢你!”
  都知道我在报社跑医药口,熟悉不少医院。那年夏天我正好去C市人民医院采访,硬被热情的陉哥一家接了去,视为座上宾。那一天我们是醉了又醉。
  彼此举杯的手已经晃过不停,仍说:“喝。喝。喝。”
  嫂子笑劝陉哥:“少喝点。”
  陉哥看着她,一双小醉眼看得她直发毛。
  陉哥小个头,身板没优势,但那双浓缩的目光却颇有杀伤力。从排长到连长,只要往队列前一站,一眼就知道谁有心事,因为心虚的战士不敢触及他的目光。陉哥就用他贼毒的目光摔打战士,直到那束束目光如同子弹样穿透人心。
  部队奉命赴老山前线参加防御战,连队需要留守一个战士。列队完毕,陉哥扫一眼齐刷刷的战士,个个目光坚毅,毫无退缩。
  那年,陉哥带领一个排,配合团偏马火力点成功阻击敌人的偷袭。
  与陉哥相识也正是为他们的成功阻击,我作为团战地报记者深入火线采访。乡音一出,彼此才惊喜前线遇同乡。话就更投机了。
  跟他一个猫儿洞的战士直夸他:“连长睡觉堪称一绝,看似睁眼,实则已睡;看似闭眼,实则清醒。一旦洞外风吹草动,他定知是蛇还人。”
  前线灌木丛生,鼠蛇成灾,据说前面轮战部队的战士中,有被鼠咬缺耳朵的,有被蛇咬坏大腿的……据说那晚敌人偷袭,就是陉哥最先发现。
  那晚月黑星高,仅仅一丝不规则的响动,陉哥和火力点的将士们就将亡命偷袭的敌人送上了不归路……其英勇事迹很快在团战地报刊出,接着又发了几则陉哥智斗蛇鼠的故事,使他一下成了前线家喻户晓的名人。
  团长亲自到火线慰问,问陉哥:“还需要什么?讲。”
  “酒!”陉哥斩钉截铁。
  “好!凯旋后,醉你们三天。”团长拍着他瘦小的肩保证。
  我喝不下去了,全身过敏,痒,边挠边劝陉哥:“别喝了别喝了。”
  “嗯,喝,得喝,得把这几年欠下的都补上。”说话时,陉哥已头重脚轻。
  见状,嫂子与我相视而笑。
  凯旋回驻地,团长当真差军需股给陉哥送来几件好酒。陉哥却让全连参战官兵向留守战士敬了一碗酒,敬出了全连官兵深情的泪水……据说陉哥摔打出的兵回地方后都很抢手,有当警察的,有搞保卫的,有做保安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