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疤


□ 优哲君

  父亲手上的疤.据说是我出生那天留下的。听母亲说,那天他正准备开始一例手术,护士来说妈妈生了个男孩儿.他激动得手一抖,锋利的刀子顿时在左手上留下了痕迹.我曾开玩笑地摸着父亲的疤痕,问他疼不疼.他给我的答复是咧嘴一笑,悄悄地把手藏在了身后。背地里,他却很自豪,常常听见他和同事开玩笑:”你问我为什么有块疤7那是我儿子送给我的!”

  上中学以后,我很少注意父亲的手.但父亲的疤却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仿佛没了那块疤,父亲就不真实,没有了原来的那种生机。

  父亲很少发脾气的,然而那次我却真的让他生气了。父亲始终不曾因看重成绩而打我,他是伤心我的不长进。那时的我激动得冲昏了兴脑,挥开父亲的手时.那疤却刺进了我的眼睛.郡条曾经躺在一只强壮有力的大手上的伤疤,那条曾经给这双手带来极度不协调的伤疤,此刻却显得十分协调,在一只充斥着皱纹的手上。我的目光停滞在郡只手上,发热的脑袋迅速降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父亲老了,我想.心中忽然涌起一阵痛楚.父亲的第二下始终没有打下来,他轻轻地垂下手.我触到了他的伤疤,他似乎也感觉到了,尴尬地藏佳左手.他叹了口气,用另外一只手帮我签了名。那只手上没有伤疤,却也同样苍老.

  我曾不止一次回忆过父亲的手,却从不是这样苍老的.曾经那只强壮的带伤疤的手,在我不会走路时搀扶我:曾经那只手,在我生病时轻摊我的额兴。现在,还是那只手.还是那块疤,却被时间之刃,刻出了明显的皱纹,父亲老了.曾是那么不可想象的玩笑,此刻却变成了事实。

  父亲的声音打破了回忆:“谁在那儿?”我一愣,立即答道:“爷爷让我帮你盖床被子,怕会冻着……”等到父亲的鼾声又起了,我便拉上窗帘,月光留在了窗外,我仿佛看到那只带伤疤的手闪烁了一下,留在了我的心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儿童时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儿童时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