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偷儿“代表作”


□ 方 城


本人石小迁,男,26岁,职业偷儿。偷儿这行讲究的是兵不血刃,拿了人家东西,神不知鬼不觉,这才是真功夫。而一个成功的小偷,就像我吧,更要具备易容、开锁、踩点、应变等等的特质,远非一般人想的那么简单。没有天分的人,想也别想做小偷,最多只能去做强盗打劫,光有蛮力就能胜任。
虽然我的年纪不大,从事偷儿这行却已经有了些年头,得意之作自然不少,不过说到最有意思的一次,就不得不提假扮算命先生那次了。那天,我贴着两撇小胡子,拿着幅“流年运程,驱鬼避邪”的招子,扮作算命先生在一处高级公寓楼附近踩点。这公寓楼里住的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正符合我“偷官不偷民,偷富不偷贫”的宗旨。这时,过来个穿西服,结领带的年轻人,要算命。我扮成算命先生是为了掩人耳目,哪会算命啊?再说了,这扮相其实并不专业,尤其那招子,活像个开坛作法的道士,怎么还会有人找我算命呢?不过来了人总得要应付一下,于是,我让他坐在我面前的小凳上,问:“先生是要算流年还是问运程,是抽签还是算命?”“问流年,我是庚申年甲酉月丙申日生人。”我有些紧张,能这么报出生辰八字的人,不同寻常啊!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胡乱说了:“农历庚申年,先生属鼠。今年是蛇年,古话有‘蛇吃鼠,露屁股’,也就是说你今年流年不利,诸事不顺,若作生意,会连遮羞布都给赔进去。”“不对吧?”年轻人微微一笑,“庚申年应该属猴的吧,这个你都不懂。再说我今年虽没发大财,但也诸事顺利,你这流年算歪啦!”
这下我肯定了,这年轻人是故意来找我麻烦的。我在道上可不是白混的,被人拆穿了,又怎么着?便硬着口气说:“兄弟,我看你不像是来算命的,倒像是来砸场的。实话说了吧,干这行咱也是业余的,要不是为了弄两钱花,谁干啦!还望抬手放咱一马。”大概见我语气硬了,年轻人忙说:“兄弟想哪儿去了,你先听我说……”
原来这年轻人是镇长的秘书,姓陶。几天前,镇长在乡下的老娘过世了,期间镇长一直忙着给县委书记他爹过七十大寿。直到第三天老娘出殡时,才赶去乡下。他老娘停在大哥的堂屋里,脸上盖了张黄纸。镇长便揭开黄纸,想看老娘最后一眼。谁知这黄纸一揭下来,只见老娘正怒目圆睁的瞪着自己。镇长当即吓得瘫倒在地。他问他大哥怎么没把老娘的眼睛合上。他大哥倒奇了怪了,说老娘眼睛合得好好的。这下镇长更害怕了,看来老娘瞪的只是他一个人。给老娘办完丧事回家后,镇长总是心神不安,一睡着就做恶梦。吓醒了吧,家里又莫名其妙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动。镇长怀疑是他老娘怪他不尽孝道,阴魂不散地缠着他……
“慢,慢!”我忙喊停,“你该不会是叫我去捉鬼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骗人的。”陶秘书说:“我当然知道你是骗人的,但镇长病急乱投医。今天打这路过时,看中了你手上的招子,这会儿是特意让我来请你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