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文摘 > 文章正文

从《战狼2》谈“非洲风险”的虚虚实实


  

  《战狼2》在暑期档中国电影里票房异军突起,引来一片叫好之声。影片以“中资企业在非洲遇险”为背景,热映之余也引来人们对“在非洲投资,真实风险有多高”、“碰上安全威胁怎么办”等的讨论。

  “冷锋式撤侨”从未发生

  非洲虽是个战乱频仍的地方,却也是全球对外资依赖度最高的大洲。通常情况下,各方武装冲突不会轻易波及外国投资者和项目,只有局面特别混乱或杀红眼时才会发生;由此引发的撤侨行动并不频繁,中国参与的仅有4 次。最早一次发生在1991~1992 年,地点是索马里;第二次是2011 年在埃及;另外两次都发生在利比亚,一次是2011 年,另一次是2014 年。

  索马里撤侨的背景是索马里内战,全国陷入无政府状态,中国和大多数国家宣布撤侨。撤侨的方法为使领馆出面组织民用车辆、船只和飞机疏散,并部分采取了“搭车撤侨”的方法,让侨民搭乘外国包机和船只疏散。由于中国在当地侨民数量不多,因此较为顺利。

  埃及撤侨,背景也是当地政局不稳,中国动用民航包机两架,将要求回国的当地侨胞撤回。

  第三次是利比亚爆发旨在推翻卡扎菲的内战,中国多达3.6 万侨民(主要为负责当地基建项目的中国籍员工)被困,中国成功组织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撤侨行动。其间中国派遣军舰一艘和空军伊尔-76 运输机4 架,并包租了希腊邮轮,获得周边国家的边境协助,是中国首次在非洲动用军队撤侨。

  第四次则是卡扎菲被推翻后,利比亚国内战事再起,中国和英国、塞浦路斯三国统一委托希腊,派遣3 艘舰船赴利比亚撤侨(其中中国侨民数百人);另有97 名中国公民从陆路撤往突尼斯,部分中国公民零星自行撤往马耳他、突尼斯和埃及。这次也是动用了军队,但不是中国军队。

  可见到目前为止,中国并未在非洲上演“动枪动炮”的“冷锋式撤侨”。撤侨的目的是帮助本国公民避免战火,而非相反。

  人质营救在不断进步

  因为内战、恐怖袭击或绑票勒赎,导致中国公民遇险甚至遇难的情况有没有?有。

  2007 年1 月5 日尼日利亚河流州艾默华地区,5 名四川通讯工程有限公司员工被当地伊博族反政府武装“尼日尔河三角洲解放运动”劫持。同年4 月24日,在埃塞俄比亚欧加登地区,中原油田勘探局作业营地遭到反政府武装“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袭击,包括9 名中国人在内的74人死亡,1 名中国人受伤和7 名中国人被劫持。这也是中国海外工程项目所遭受的最惨重人员损失。

  2012年1 月28 日,苏丹南科尔多凡州阿巴西亚附近,中水电七局苏丹南科尔多凡州公路项目29 名中国员工,被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劫持。同年1月31 日,埃及西奈省来赫丰水泥厂25 名中国员工,被当地贝都因人斯瓦尔部落劫为人质。

  2015 年11 月20 日,原教旨恐怖分子突袭马里首都巴马科市中心的丽笙酒店,劫持外国人为人质,和军警交火10 小时,导致十多名各国人质死亡,其中包括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总经理周天想、副总经理王选尚,以及该集团西非公司总经理常学辉等3 名中国公民。

  在这些中国公民被劫、遇害、遇险事件中,中国有关部门、机构做了各种各样的营救努力。

  10 年前的尼日利亚人质事件中,中国有关部门通过当地华裔知名人士胡某某同绑架组织接触,最终令人质获释;同年欧加登事件中,中方以类似手段将人质营救回国;2012年的两次事件,肇事组织仅是希望借劫持外国人质引发国际关注,推动解决当地问题(甚至公开表示“对中国无敌意”、“不会伤害中国人质”),最终中国有关部门通过外交和地方人脉等渠道,“在不涉及赎金的情况下”完成了人质营救。

  但动用武力解救在非遇险中国公民的情况,迄今并未出现过。对大多数国家而言,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采取这种下策。

  离动武最接近的一次,当属马里巴马科丽笙酒店“11·20”恐怖袭击。当时中国有数百名蓝盔兵在联合国驻马里综稳团框架内参与马里和平进程,但事发仓促,远在千里之外加奥等地执行维和任务的中国军人,根本来不及反应。随着中国在非洲维和军力的加强,今后在反恐、维和层面上中国军人的介入会增多,也很可能出现解救中国公民的场景,但那必定是在联合国维和框架下的有组织行动,而极不可能是“独狼行动”。

  最常见的经营风险并无硝烟

  尽管现实中针对中资项目工地的袭击很少,但《战狼2》至少点明了一个客观背景:非洲是二战后政治动荡最严重的区域,政变、革命、内战对那里的中资企业构成了经营风险。


更多关于“从《战狼2》谈“非洲风险”的虚虚实实”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